Reply in Slowly

感谢来信
不过没有出糗,你是今年唯一一个送我生日祝福的人:)
我也有享受独处的时候,享受独处并不意味着自己没有归属感,只是最近我的状态不太好,曾经的某种归属感和安逸的状态丧失了,这也可能意味着我需要调整自己的状态了。

然后下载了很多很多社交软件,想找个人聊天,以为这样就能让自己舒服一些,但是我找不到话题也主动不起来,碎片化的文字和浮躁的动态让我退却。难怪有人说,“陌生人社交就是荷尔蒙社交,不会有其他的存在,社交界没有新故事,人的本性没有改变”。但到这里能够写单纯的文字交流,如果它对你的文字不感兴趣的话,它是不会也没有能力回复你的。不过我比较懒,写长文字花时间,折腾自己的文章就要费半天功夫😂。
没有谁能够真正的懂一个人,了解自己也是很难的。
我可能需要看书解决自己的一些问题,如果有什么心得我会写出来。《四种爱》里将爱的概念分为亲爱、友爱、情爱和神爱,我觉得我缺少对它们的感受,也不理解其中的含义。

Letter in Slowly

Silver:
最近过得怎么样?期末我必须准备应考了。
今天第一次把《道德经》看完了,是原文对照着英文翻译看完的;接下来准备看看柏拉图的对话集。我认为今天和千年以前的人并没有什么差别,我们面临的难题先哲一定思考过了,每个人都能从中得到启发。当然还准备看解决自身问题的一些书:《受虐狂与自我》、《感受恐惧》。
晚上看了“幻海航行”频道的科幻故事视频,剪辑和解说都很棒(小姐姐配音很好听~)。我没怎么接触过科幻,印象只停留在微信的那个启动页,我对它的感受是,就算拥有了最便捷快速的工具,他为何还是孤单的站在月球,自己和他人的连接还是像繁星间那么遥远。
对从《银河帝国》到《城市与群星》的想象力感慨万千,上帝的信仰遭到质疑,因为毁灭了一个星球的生命只是为了点亮伯利恒之星,时间和空间的尽头又回到了最初的哲学问题。。
看着看着居然睡着了。。

Ai Weikai
2019.6.16 21:50

Letter in Slowly

Silver:
最近几天更加敏感压抑,我买的服务器都被封了,昨天晚上一直在重装。
我不知道这些从事网络封锁的人的他们的内心到底是怎么想的,不过了解自己比了解别人重要的多,电击实验下每个人都有可能服从权威。
你说你想考心理语言学,我只知道乔姆斯基,而且是因为他的理论被用来作恶才知道的。
想起了之前出于好奇去听了**的心理学答辩,结果让我恶心了好一阵子,因为除了冷冰冰的数据就是毫无人文关怀的理论分析,这肯定不是我想学的,或者不是想要的学习成果。(不过我连画画都学不动还能学其他什么😂)

Ai Weikai
2019.06.04 10:20

Reply in Slowly 2

Silver
来信已收到。
牧草是你种的吗?
我每次都戴上耳塞眼罩,所以睡眠还可以。最近我很少熬夜,所以这几天5点多就醒了。每天早晨的这个时候,别人都在睡觉,这是一段很安静的时光。不知道你梦中的争执是什么?我很怂,很少和别人发生冲突。
明天一般都是很模糊的,不只是明天,我对昨天也没有数,虽然昨天已经完全确定了,但是我还是会忘记一些事。
我也内向沉默,耽于幻想,我接触的人也寥寥可数。我曾经想要“融入”,但是我已经不想回忆那个结果了。现在我告诉我自己,不要强行“融入”你不喜欢的人。
我看《平凡的世界》,看了一点就放弃了,可能是我对它的叙事不感兴趣吧,里面也肯定不是我想要过的生活。生活和小说不一样,不是有迹可循。
你写的挺好的呀:),自己感觉有趣就好,把幻想写出来吧~
1.如果有一天,你醒来的时候,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,旁边的医生告诉你,“你的vr体验结束了,你其实比vr眼镜中的世界的你窘迫、痛苦多了,现在的这个世界才是现实。”你会再戴上vr眼镜吗?… Read all/全文

Reply to a person in Slowly

(The first letter from China in Slowly is so Sang :( , he may have MDD )

你好老弟!

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最适合睡觉:)
在古人的眼中,一昼夜就是一轮回;甚至这个世界也是周而复始的循环,千年以前和千年以后都不会有太大变化,太阳照常东升西落(好像确实是这样)。

我不知道什么叫做好还是不好,有的人看起来成功,有的人看起来失败,有的人有的人会活成这样,有的人会活成那样。但每个人都过着自己的生活,每个人都有自己独一无二的路。

精神上的折磨需要找到折磨的来源,有时候来自外界,有时候来自内心;有时候是精神上的,有时候是生理上的。
如果我每天被揍,那我也在受折磨,我需要让自己停止被揍才行。如果自己无法解决,你需要他人的帮助。

我觉得求生欲就是怕死:因为死就是一种痛苦啊,就算身体能不痛苦,内心的痛苦也会有的。

活着就是度过一个又一个难关:)

Ai weikai